研究报告:埃塞俄比亚中国企业应对国际媒体、建立企业形象的对策研究

一、背景

1.1 中埃双边经贸合作和中企在埃塞现状

中埃经济合作始于1971年,到2017年双边贸易额达到30.2亿美元。中国是埃塞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投资来源国和第一大工程承包方。 埃塞俄比亚投资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2年1月至2017年1月,有279家中国企业在埃塞开展业务活动。这279家中企在埃塞登记的注册资金达5.72亿美元,为埃塞创造了约两万个长期工作岗位和8000多个临时性工作岗位。

中方在埃投资企业涉及领域广、投资总额大。中企在埃塞主要投资建设大型基建项目与工业园,集中在纺织服务业等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多以先双边政府搭框架,后企业投资方式进行,直接开辟市场的私企数量近年有所增加,所占市场比重增幅不大。以东方工业园为代表的产业园吸引了大量企业入驻,为解决当地劳动力就业、提升民众收入水平做出了贡献。

中企在埃塞建厂,享受着低劳动力成本、水电和税收优惠等待遇,市场潜力巨大,外部环境稳定,政策支持力度大,但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劳工问题、规范和管理难题、文化差异下的冲突、税务和法律纠纷等问题,特别在与媒体的互动和关系处理方面,中企仍然处于摸索阶段。整体而言,中企在埃塞投资建厂的前景良好,但仍需要拓展投资项目的类型,提升企业的软实力,谋求和当地的合作新模式,实现共赢可持续发展。

 1.2 国际和当地媒体关于中企报道情况的概述

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等国际媒体和埃塞当地媒体如 The Reporter 等在报道中企时重点关注劳工、环境、土地和社区融入等问题。其中,西方媒体视角下的在埃中企相关报道存在着明显的偏见,着重强调了中企内部的罢工、安全事故、工业活动对周边环境的污染等负面问题,对在埃中企的形象进行了不实的夸大。与欧美媒体相比,埃塞当地媒体的报道较为中立,在报道劳工、环境、土地等方面的负面问题之外,也突出了中企在当地的社会捐款、增加就业岗位等相对正面的内容。

 1.3 调研目的和方法

当地媒体的看法是我们要关注的重点之一。但除此之外,向西方国家凭借自身的经济优势、语言优势以及对非的传统历史、文化优势,西方媒体在非洲舆论格局中一直占据主导地位,很多时候舆论中心实际不在非洲,而在具有强大话语权的西方国家。西方媒体正在通过一系列选择性的报道来建构不实的中国企业形象。公众很难分辨真假,从向西方媒体营造的形象中去认识和评价在非中国企业,这种认识偏差会影响中国企业在非洲的发展。因此对西方媒体报道内容进行分析进而采取措施应对骑在非洲的话语霸权,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报告搜集整理了自2014年至2018年共5年的西方和埃塞当地近20家媒体涉及中国企业和在埃塞的其他外国企业的近50篇新闻报道,覆盖劳工权益、在地融入、环境保护等多个议题,结合智库调研报告和学术成果,针对性地将中企和外企这两类企业在海外、特别是在埃塞当地所面临的各类问题以及应对方略进行了对比性分析,为中国企业更好地处理类似问题提供经验。

二、媒体对在埃中企报道的梳理与分析

2.1 劳工问题

劳工问题上,媒体对于在埃的中国企业的报道批评主要着重在以下三个方面。

(1)薪资待遇问题。美国 CNN 曾报道过中国华坚鞋业给工厂工人的最低月薪工资为 44 美元/月,远低于国际标准贫困线 57 美元/月。报道指出,中国企业给员工(尤其是非洲员工)的工资无法满足这些非洲员工正常的生活需求。埃塞俄比亚媒体 The Reporter大量报道了埃塞工人因工资和待遇福利低而罢工的事件,如于2018 年 8 月发生在中企注资的 TECNO 通信公司的大规模员工罢工事件。

(2)差别对待和员工缺乏权利保障的问题。非洲媒体 All Africa 和英国卫报的报道指出,部分在非中国企业存在对埃塞员工和中国员工区别对待的现象,体现在中埃员工在不同餐厅就餐、不同地点休息和差异化住宿等。埃塞媒体 The Reporter 指出, 劳动安全上也存在差别对待。一些中国企业的管理人员对非洲员工缺乏礼貌,管理方式简单粗暴。以及,在中国企业工作的非洲当地员工的权利无法得到保障,中国企业设定的工作强调过高、工作时间过长、不允许非洲员工建立工会、缺乏良好的工作设备保护工人安全。

(3)工作环境安全问题。根据埃塞媒体 The Reporter 报道,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在建造 Addis Ababa 的体育场时,一个临时宿舍因火灾致 7 人死亡、数十人受伤。没有提供足够的保护工具、工作操作安全知识不足和安全设施不到位是导致悲剧的重要原因

2.2 社区融入问题

在社区融入的问题上,媒体对于在埃的中国企业的问题批评主要存在于以下两个方面。

(1)土地征收问题。一些当地农民对土地赔偿不满意。一些报道指出,东方工业园在占用了非洲农民土地后,却不能够兑现其承诺;同时,其支付给当地农民的土地赔偿金也非常低。洛杉矶时报通过采访埃塞俄比亚当地受土地征收问题困扰的当地农民指出,埃塞俄比亚中国企业在当地建造铁路时忽视农民的基本诉求,将同属一人的农业用地划分为两部分,并且铁路建造用地将农田分隔开来,给当地农民添增了许多困扰。一部分媒体指责中国企业在埃塞俄比亚征收土地用于建设工业园区的举动导致了埃塞当地农民的失业率上升、农业生产水平下降,加重了饥荒;另一部分媒体则否定了上述报道。

(2)与当地社区的沟通问题。一些报道指出,中国企业往往疏于同非洲当地社区的沟通,导致彼此缺乏了解。部分当地人认为中国商人抢占了本应属于非洲人的商业市场和自然资源、破坏了当地的自然环境、对非洲当地的动物造成了伤害;部分当地人认为中国企业中存在种族歧视现象,例如企业对非洲人和中国人区别对待,并对当地员工进行体罚。外来中国人对当地人也存在不满情绪。一些报道通过对在非的中国商人的采访,反应出中国商人对当地员工非常不满,认为当地员工工作效率低下,中企也会因此解雇非洲当地员工。

2.3 环境问题

在环境问题上,外媒对于在埃的中国企业的批评主要存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1)中国企业缺乏环保意识,一部分中国企业的环保标准模糊;另一部分企业则认为所排放的废物堆放于人烟稀少的地区,不会造成人们的健康问题;中国企业破坏了当地的自然环境,尤其是水资源。

(2) 当地政府为了依靠中国企业发展经济,而对中企的污染行为从轻处理,甚至是伪造环境监测数据,当地群众认为中国企业和当地政府官员间存在贪污腐败的行为。

(3)中国相关法律和非洲当地相关法律存在冲突,导致中国企业在执行相关法律时会钻空子。在非投资的中国中小型私企难以监管,这些企业不太可能遵守该国针对海外投资的社会和环境保障自愿准则;部分中国企业并非直接造成当地环境破坏,例如木材运输是由非洲当地经营商作为中间人进行交易的,因此针对此类问题双方都有一定的责任。

劳工问题、社区融入和环境问题是中国企业在当地遇到的主要问题,也是媒体报道的重点主题。媒体所反映出来的事件、现象和问题,值得我们思考中国企业如何从报道中反思自身不足、理解面临的在地发展挑战、以及学会如何与媒体互动改善自身形象。在国际媒体视角中,在非中国企业面临的最尖锐和最普遍的挑战是劳工问题,其次是环境问题,这两个问题均涉及众多利益相关方。大部分的报道均数据详实、语言较为严谨。媒体在报道社区融入和文化差异问题时大多采用主人翁式故事化主观性描述,采访对象及内容筛选有自身偏好,强调工作与生活文化差异和企业经济效益之间的冲突。总体而言,媒体所采访的对象以当地群众和政府为主,直接来自中国企业的声音较少,中国企业的负责人的中方管理人员对于报道采访的态度直接决定了企业与媒体互动的状态。外媒对中方企业的报道以问题揭露为主,持批评立场,不尽然客观中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现实中存在的问题。正因为如此,转变态度、直面互动,才是化解潜在矛盾的第一步。

 三、外媒对埃塞中企和其他外企报道的比较

国际媒体视角下的在非其他外国企业同样存在较多的劳工和环境问题。在社区融入和文化尊重方面,在非其他外企有中国企业可以借鉴的地方。在有关劳工问题的报道中,在非亚洲企业的劳工问题与中国企业同样严峻,但欧美企业在这一方面相对来说面临的问题较小,有可能是因为报道不能完全反映出欧美企业面临的问题,也有可能是因为欧美国家在非投资的产业不属于劳动密集型。同时在非欧美企业重视改革企业管理制度以降低员工不满情绪。媒体报道劳工问题多侧重于薪资待遇、差别性待遇和工作环境安全这三个问题上。在此类报导中,中国企业缺乏及时处理问题的意识和有效的沟通。在处理劳工问题的方式上,外企通常在面对员工抗议诉求时会通过工会进行处理;发生罢工运动时,外企在埃塞当地通常乐于与当地政府、工会、涉事劳工进行沟通达成相关协议,以避免引发更大规模的冲突。

社区融入问题上,在非其他外企多绕开当地政府,直接与当地社区接触,从而获得当地民众直接的意见反馈,同时投资当地社区发展,或根据企业自身性质帮助社区开展就业或教育培训等。我们可以推测中国企业未必没有上述这样类似的做法,只是可能在报道中难以得到体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反思的是,中国企业如何借鉴外企的良好做法以取得更加明显的效果,以及如何应对不实报道,传递真实有效的消息以维护自身形象。在社区沟通方面,中国企业在和当地沟通时倾向采用雇佣当地人充当“协调员”的方式,企业参与度不高,效果不佳。在土地征收问题上,在埃中企和外企同时存在这类问题,因无法兼顾经济发展与社会效益而导致当地农民利益受损。

 四、总结与建议

在埃中国企业主要存在劳工、社区融入、文化差异和环境等问题。其中劳资冲突和环境污染是表层问题,而文化差异与社区融入困难则是长期性深层次矛盾。中国企业如何向其他外企借鉴“他山之石”,从沟通、尊重和接受文化性差异开始,调整生产和经营状态,转变公司治理思路,实现企业发展和当地民众幸福感提升的双赢局面。

4.1 治理提升

建立东方工业园区的新闻发言人制度,并建立多层次的社交媒体官方账号。埃塞东方工业园区可考虑完善公共信息披露制度。由工业园管委会组成专业的公关团队,可以在有关的负面报道出现时,实时做出反应,避免引起更大的问题。对于国际外媒对园区企业报道中出现的一些真实的负面问题,应对外在园区网站上及时承认相关错误,并发布整改信息,如果某些问题企业确实无能为力,企业也应尽量告知相关媒体自身的顾虑所在和现实困难,同时对埃塞工业园区内部积极改进自身问题的中国企业进行追踪报道。工业园可以设置一个开放日,邀请媒体、政府部门官员进行参观。

4.2观念转变

 改掉面对媒体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消极态度。当媒体访问关于该企业对于事情的看法时,一定要回答记者的问题,不管看众的态度如何,回答都比不回应好。在外媒的认知里,选择不回应就是默认。中国企业为当地进行社会公益活动时,积极邀请媒体和官员参与、报导。增加中国企业在当地的社会声誉。虽然正面报导容易被遗忘,但中国企业可以透过正面报导,让当地人知道中国企业为当地做了甚么,增加中国企业和当地小区的连结。

主动接受国际组织、当地政府和民众的监督。媒体发声是正常的,也是必要的;只要报道客观中立,就应该抱着尊重和谦虚的态度接受批评。躲避记者,不但错过摆明态度与解释真相的最佳时机,更让其他东拼西凑的采访结果将事件舆论引往更糟糕的方向。

与国际咨询公司达成合作,发布调研报告。麦肯锡和波士顿咨询等权威的咨询公司所发布的报告具有良好的公信力,这可以改善工业园的形象,从而为工业园带来更多的经济收益。

4.3入乡随俗

埃赛俄比亚被BBC评为世界最虔诚的国家。埃赛人的信仰可以分为伊斯兰教和东正教。当地人不论贫富,在周五和周日是绝不会工作的。中国企业主可以通过为当地居民提供建设清真寺和东正教教堂的金钱和建材。在礼拜日时,和当地员工一起参加宗教活动,透过宗教,拉近与当地人的情感。与当地非营利组织及政府机构合作,改善工厂周边社区的环境和教育情况。

在企业治理的过程中,着重强调生产安全。在经营过程中,可批准第三方(如工会)加入以监督企业在员工安全、薪资福利等问题上的操作,并保障员工的权益。在管理过程中可设立一定的奖励机制。定期进行对员工进行沟通式调查,了解员工的需求和对企业管理的建议和想法。弱化埃塞员工和中国员工间的区隔,强调“入乡随俗”,取消一些强制措施,更多关注员工心理认同感。利用节日开展活动。

作者(排名不分先后):蔡沁妤; 陈冠颖; 陈沅铃; 桂靖萱; 金晶; 赖子薇 ;刘庆玮; 宋宜瑄 ;苏琦珺; 苏颖乐 ;唐羽缦; 王伊晨 ;武星妏 ;谢安迪; 于瑞川 ;查晨宇; 张灏淼

附录:埃塞俄比亚中国企业应对国际媒体、建立企业形象的对策研究–媒体报道梳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