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无家可归的红毛猩猩

2018年2月6日,印尼东加里曼丹省班通国家公园。一只红毛猩猩被护林员发现时,瘫坐在湖中央的浮木上伤痕累累、奄奄一息。

湖中央受伤的红毛猩猩 图源:Paulinus

印尼红毛猩猩保护中心( Centre for Orangutan Protection,以下简称 COP)的工作人员接到电话后火速赶到现场,对其展开急救。可惜,由于伤势过重,当天深夜这只红毛猩猩还是憾然离世了。

纵使生命足够坚强 依旧抵不过人类的刀枪

据了解,这只红毛猩猩已经在湖中浮木上三天了,随后的尸检结果令所有人不寒而栗:除了多处刀伤和瘀伤之外,在红毛猩猩的体内,工作人员们发现了130颗气枪子弹,其中有74颗集中在头部,甚至双眼!“它当时已经双眼失明,能活四天简直是生命的奇迹”,COP救援小组工作人员Paulinus悲痛的回忆道。

红毛猩猩X光片(白点为子弹) 图源:Paulinus

两周后,印尼警察逮捕了射杀红毛猩猩的凶手,他们是国家公园附近的两位村民。

近年来,由于大量国家公园的原始森林被非法毁坏,改种棕榈树、香蕉等经济作物,红毛猩猩常常因为找不到食物而误入棕榈林啃食棕榈幼苗,于是,气急败坏的村民向啃食棕榈幼苗的红毛猩猩举起了枪支……

猩猩体内取出的部分子弹 图源:Paulinus

其实这只红毛猩猩的遭遇并不是特例。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数据,在婆罗洲,由于栖息地破坏和丧失以及非法捕猎,每年有多达3,000只红毛猩猩被杀。

红毛猩猩是亚洲唯一的类人猿,目前仅存于婆罗洲和苏门答腊洲。它们是“人类最直系的亲属”,与人类有96.4%的DNA相似,且有天生的推理、思考和学习能力。马来语和印尼语将红毛猩猩叫做Orangutan,意为 “森林人”。但纵使红毛猩猩如此聪慧,它们仍旧无法抵挡人类的刀枪和工业机器的侵袭。

红毛猩猩“赤手空拳”对抗伐树挖掘机 图源:国际动物救援组织IAR

WWF指出,过去的60年内红毛猩猩减少了50%。根据印尼国家环境和林业部发布的红毛猩猩数量和栖息地分析报告(PHVA),目前婆罗洲和苏门答腊洲的红毛猩猩仅剩约7万只。2016年初,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红毛猩猩的保护等级从“濒危”上升为“严重濒危”。

而栖息地消失是红毛猩猩濒危的最主要原因。根据WWF数据,1973年到2015年,婆罗洲红毛猩猩的分布区域萎缩了52.5%。由于红毛猩猩栖息地——泥炭沼泽森林,十分适合油棕种植,近半个世纪来,大片红毛猩猩的家园被砍伐改造成了棕榈种植园。其他部分森林则被用于煤矿开采、道路开发等。

婆罗洲2016-2019森林变迁卫星图 图源:Paulinus

保护红毛猩猩 捍卫森林 他们奋斗在一线

看着昔日林间枝头活蹦乱跳的红毛猩猩一只只消失,90后土著达雅克部落青年Paulinus心如芒刺。从小到大光着脚丫在原始森林里探险嬉戏的他,熟悉这里的每一种野生动物和植物。面对着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系列悲剧,他立志抗争到底。

Paulinus并不孤单。在印尼,很多人和他一样,出于对红毛猩猩和热带雨林的热爱,奋斗在红毛猩猩保护的第一线。

Paulinus在热带雨林里进行观测工作 图源:Paulinus

一直以来,NGO(非政府组织)是红毛猩猩保护的主力军。目前红毛猩猩保护NGO主要有两类:一类直接救援受伤或被非法圈养的红毛猩猩,对其进行治疗、康复训练、野化教育后放归森林,如COP;另一类则致力于恢复红毛猩猩栖息地,保证野生红毛猩猩的健康与安全,如婆罗洲保护行动( Conservation Action Network Borneo,以下简称CANBorneo)。

COP是第一个印尼本土的红毛猩猩保护组织,成立于2007年,致力于拯救被伤害和被非法贩卖圈养的红毛猩猩,并为其创造新的生存机会。其工作主要分为三大部分:一线红毛猩猩救援、红毛猩猩康复及野化训练、社区宣传教育及相关示威运动。

平时,红毛猩猩救援小组时刻准备着前往油棕种植园等地营救需要帮助的红毛猩猩。如果被救红毛猩猩健康且有独立生存能力,它们将立即被带到另一片安全的森林放生。如果被救红毛猩猩受伤,或因年纪太小、被圈养太久等原因无法独立在野外生活,则会被带到COP康复中心进行治疗和野化训练,以恢复健康并学习成为一只野生猩猩,为重返森林做好准备。

COP坚信只有森林才是红毛猩猩真正的家,为此,COP开发出了一套完善的红毛猩猩野化教育体系,叫做“森林学校”,包含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多个循序渐进的级别。

对于完全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小红毛猩猩,工作人员会先承担起红毛猩猩妈妈的职责,给予24小时的陪伴与照顾。随着小猩猩一天天长大,工作人员开始逐步教它爬树、觅食等各项技能。最后,当红毛猩猩大学毕业后,工作人员会为其寻找一处安全的森林放生。放生的前几周,工作人员还会远远地跟随着红毛猩猩,直到确保其完全适应野外生活后才离开。

除了救援、治疗、野化红毛猩猩外,COP还协助当地动物园改善红毛猩猩的福利,调查打击野生动物贸易,开展社区宣传教育,保护热带雨林等。

COP工作人员悉心照顾红毛猩猩婴儿 图源:COP

在COP工作的十多年中,Paulinus参与救助了上百只红毛猩猩,并发起了多项抵制非法棕榈油等宣传运动。但随着工作的深入,他逐渐发现,营救红毛猩猩的速度远远赶不上森林毁坏的速度。几乎每周都有新的红毛猩猩被带到康复中心,但它们恢复健康独立后却找不到安全的森林放生,康复中心越来越拥挤了……

Paulinus意识到,单纯救援红毛猩猩只是杯水车薪,栖息地恢复才是根本性解决方案。没有森林,就没有红毛猩猩。

于是在2016年,Paulinus成立了CANBorneo,专注于保护现有森林和恢复被破坏的森林,并进行森林保护教育,协助生态社区建设。

保护现有森林不被继续破坏是当务之急。为此,CANBorneo不遗余力地打击环境犯罪,记录和揭露与砍伐森林有关的案件,并向政府部门报告,与警方共同采取行动。CANBorneo还与婆罗洲各个森林社区紧密联系,帮助居民共同抵抗破坏性的森林开发项目,减缓当地森林毁坏的速度。

此外,CANBorneo通过筹款购买婆罗洲的部分土地(在印尼,土地为私有化),在上面种植树木,尽可能恢复原有的森林生态,用于红毛猩猩等野生动物的野化放生。 “森林重建和红毛猩猩保护是相辅相成的”,Paulinus说。

COP“森林大学”的最终站——Kelay河上的野化小岛,隶属于CANBorneo,目前住着两只10岁左右的少年红毛猩猩,每天有两位工作人员观测记录其情况并定时投喂。图源:COP,周子琳

考虑到森林和野生动物保护需要当地人的共同配合与参与,CANBorneo还大力推广森林保护教育,提高年轻人的生态保护意识。同时,CANBorneo也协助生态社区建设,建立推广生态旅游,在提高当地社区居民收入的同时保护森林和野生动物。

目前,CAN Borneo目前已经保护了8万公顷土地不受破坏,建设了500公顷的生态森林,协助60多次红毛猩猩的救援,并帮助建设了1个生态旅游社区,建立了一处生态教育基地,向53所学校的学生传授森林保护的知识。可以说,CAN Borneo为保护印尼红毛猩猩做出的贡献不可小觑。

坚决拒绝带血资金 他们需要你的帮助

但是,一线野生动物保护和森林保护工作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需要大量的资金。

例如,COP每救援一只红毛猩猩都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包括人员交通(工作人员通常需要坐车乘船辗转数个小时)、药品及医疗设施、康复训练器械、食物及营养品等等。据Paulinus透露,光喂养一只健康的成年红毛猩猩,COP每月就需要花费350美元。而CAN Borneo还需要大量资金用于买地、植树造林的各项设施、资助生态社区建设等等。

又因为COP和CANBorneo坚决拒绝任何与伤害红毛猩猩利益有关的捐款,尤其是棕榈油产业链上各个公司的资助。因此,自成立以来,这两家机构仅靠着印尼国内外红毛猩猩保护者的善款艰难地维持运作。

虽然资金紧迫、困难重重,但COP和CANBorneo从未停止保护红毛猩猩和恢复森林的脚步。工作人员们拿着每月约200美元的微薄工资(附近矿区工人的月薪可达1000美元以上),始终坚持奋斗在一线,Paulinus更是把自己的全部积蓄用在了这份事业上。

请帮助红毛猩猩做回真正的“森林人” 图源:Paulinus

红毛猩猩保护事业任重而道远。期待在COP和CANBorneo的持续努力奋斗,以及印尼国内外各界人士的支持帮助下,红毛猩猩们可以早日在一个更加美丽祥和的家园里无忧无虑地生活。

作者:周子琳、何杨博雅、欧彦君、张慧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