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组织通过传媒帮助少数民族弱势群体的现状与未来

作者:郝悦  李佳玥  沈伟杰  王圣筌  徐瑞阳(按拼音首字母排序 排名不分先后)

“传媒相当于一个窗口,让房子外面的人看到里面。”深喀社工站的站长这样形容传媒的作用。

喀什位于南疆,92.56%的人口是维吾尔族人。由于历史发展等许多原因,喀什曾经在经济、教育、医疗等许多方面面临严峻挑战。近年来,政府、企业、公益组织等在当地开展了大量工作,极大地改善了当地人的生活。

深喀社工站是其中一个典型的公益组织。2011年成立的它,是南疆地区第一家专业社会工作机构,也是当地最具有影响力和代表性的公益组织。

深喀社工站在当地开展了许多项目来帮助少数民族弱势群体,工作内容包括

心理疏导、教育引导、能力提升、资源整合等。同时,它建立了一系列取得广泛好评的品牌项目,如“守护天使”留守儿童共建保护项目、塔县老年人康复项目等。

而在深喀社工站帮扶当地少数民族弱势群体的过程中,传媒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中南屋学生观看深喀社工站的宣传视频

传媒在喀什少数民族弱势群体帮扶中的应用现状

首先,传媒是这里的公益组织整合资源,包括获得资金、物资的重要手段。

2021年,深喀社工站与社会企业中南屋合作,进行了“驴宝贝”项目的筹款。

“驴宝贝”项目通过挑选一些有养驴经验、经济收入不高的妇女,为她们赠送母驴。这些家庭可以通过售崽售奶获取经济收入。社工站还会定期请畜牧人员为她们培训养殖技术。同时,母驴生的第一头小驴会传给下一位弱势妇女。这种模式使受助者成为助人者,既带来经济的收入,也带来意识、能力的提高。

在过去2年,“驴宝贝”项目已使76户人家受益。吾日古丽是第一批从“驴宝贝”项目受益的妇女。2018年,因为家庭劳动力不足和农业基础不足,其家庭年收入只有人均2000多元。那时,深喀社工站为她赠送了一头母驴。

母驴诞下驴崽后,吾日古丽开始售卖驴奶。这些驴奶以每公斤70至120元的价格售出。持续了六个月的驴奶售卖为这个家庭带来了5000多元的经济收入。此外,通过卖售驴仔,吾日古丽又获得了5000元的经济收入。加上家人陆续就业,如今,吾日古丽的家庭收入大约是3.2万元一年。

在2021年“驴宝贝”项目的筹款中,传媒扮演了比较多的角色。

“我们做了视频、做了线上直播、播客、写了大量的文案去传播。”中南屋项目负责人吴海莹介绍道,从2021年3月至8月,他们总共制作了约20个传媒内容,而这些传媒内容,吸引到了9975个捐款人,目前已经为“驴宝贝”项目筹集了227478.13元的资金。

中南屋和深喀社工站为“驴宝贝”受益家庭购买母驴

除了资金,物资的筹措也离不开传媒的使用。

深喀社工站的站长会不时通过朋友圈发布关于公益项目的需求。而这些需求往往会引来愿意且能够帮助喀什少数民族弱势群体的资源。

2020年5月,她发布了一条朋友圈说明了塔县高寒缺氧的状况。

站长的朋友圈

很快,曾经的援疆干部主动联系了她,帮她对接了一个医疗集团,并为塔县筹集了20多万的吸氧机等医疗器械。这些吸氧机为高原孕妇提供了充足的氧气,更好地保障了胎儿的安全。

其次,传媒是公益组织针对服务对象开展宣传、意识倡导工作的重要工具。

针对农村儿童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容易受侵害的现状,在疫情期间,深喀社工站儿童保护工作负责人拉拉制作了性教育、心理健康教育、安全教育等方面的课程,通过钉钉直播课的形式开展了多次线上课堂。

每次课后,孩子们都会在家里完成相应的练习并将练习成果拍成视频上传在钉钉群中。以社交软件为媒介,这种课程形式不仅帮助孩子们了解更多安全卫生知识,更帮助他们树立正面的自我形象。

社工拉拉展示为儿童安全教育准备的PPT

类似地,针对农村农民不了解公益项目运作模式,导致社工站农村生计帮扶项目开展有困难的情况,深喀社工站制作了视频内容,向农户进行传播。

社工站于2011年开始在喀什附近的农村实施了“小母羊生计发展”项目。该项目的模式是给村民提供6500元启动资金购买5只母羊进行养殖,2年后,项目成员要把当初的启动资金或小羊传递给其他家庭。

在近10年的时间里,项目共开展三期,项目受益农户平均增收额在1万元以上。然而,它也遇到了一些困难——比如教育程度不高的部分农户不理解什么是公益组织以及项目的运作模式,因而在礼品金归还上产生了一些问题。

为此,社工站制作了一个4分钟的维语宣传视频,里面具体讲述了项目的基本模式与逻辑,强调了礼品金传递的意义。它告诉农户,项目不仅仅只是领五只羊这么简单,还包括培训,资源链接等其他服务。

“只有当地民众理解什么是社会工作,我们的工作才会更顺利。”社工站工作人员说道。

此外,传媒对于公益组织本身的发展发挥着“提升大众认可”“吸纳人才”等作用。

深喀社工站会定期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抖音等自媒体平台发布内容,也会通过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主流媒体推送自己的工作内容与成效。

“基金会、自治区领导,民政部领导看到我们这些报道之后,有时就会联系我们,为社工站引进资源。”深喀社工站工作人员说道。另一方面,百姓看到报道“会更加理解,他对我们的服务会更配合。”

不仅如此,社工站还能通过传媒吸纳人才。2019年入职深喀社工站的哈斯耶提说道,她当年在大学读书时就是关注了社工站的公众号,逐渐了解和认可社工站的工作,后来才产生了到此应聘的想法。

深喀社工站在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招聘信息

不过,今天喀什地区的公益组织在运用传媒方面还处在一个比较初步的阶段。

“我们连专职的传媒方面工作人员都没有。”深喀社工站站长表示。目前社工站尚没有资金和资源来建设专门的传媒团队,也缺乏传媒专业背景的工作人员,所有的传媒工作都是各部门的员工的人兼任。

事实上,社工站意识到传媒工作的重要性也仅仅是2020年的事情。那一年,受疫情的影响,社工站大量线下的服务无法开展,只能采用线上的形式,于是深喀社工站开展了一次线上的文艺演出活动。出乎意料的是,活动在网络上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并且许多人参与了线上互动。

从那之后,社工站逐渐重视起了传媒的应用。不过效果不尽如人意,截至目前,深喀社工站的抖音账号也仅仅只有62位粉丝。

社工站的抖音账号

传媒应用的未来:全球案例带来的启示

其实,从全球范围而言,传媒在弱势群体帮扶中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多年来,世界上的公益组织积累了大量的应用传媒的经验,而这些经验对于喀什地区公益组织而言,可能都是重要的启示,也昭示了未来的发展趋势。

在项目整合资源方面,国际上有许多应用传媒的成功案例。

救助儿童会是一个帮助在战争中受到影响的孩子的国际联盟。该组织通过传媒的方式扩大影响力,达到了筹资资金、招募人才的目的。

首先,该公益组织运用多种传媒方式为募资进行大力度宣传,所以在筹款上取得了成功。比如,在为西方战区儿童筹款时,救助儿童会通过视频,在各大国外社交媒体上进行播放与转发。同时也在很多中国影响力大的视频网站上进行放映,如腾讯视频等。这段视频帮助捐赠者更加了解这些孩子,激发他们的同理心,由此促成了大量捐赠。

除了视频的方式外,作为一个专业的公益机构,救助儿童会精心运营自己的官网。该官网上有该组织的工作项目、捐款渠道等。网民可以点击任意想要帮扶筹款的项目进行在线捐款。除此以外,官网上也有该组织的详细招新信息,包括正在招募岗位、招募人数、招募要求、以及联系方式等。

通过传媒的手段进行资源整合,救助儿童会招募到了来自122个国家或地区的25000名专职员工,每年近13亿美元的运作资金也主要来源于此。

救助儿童会的官网

在针对服务对象开展宣传、意识倡导工作方面,国际上也有很多成熟方法。

以黑人性命攸关(BLM)组织为例。在过去7年里,它借助传媒在推特、脸书等各个平台倡导保护黑人权利。

2019年,该组织在线上开展“释放21Savage(谢亚·本·亚伯拉罕·约瑟夫)“ 的活动。该活动以征集群众意愿的方式得到超过450000封签名请愿书并向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部门提交。

同时,BLM在推特上举办了线上交流活动,通过专业人士讲解围绕21Savage被关押引申出的社会问题和对策,让黑人更好地学会保护自己,争取权益。此次活动在短短几日内得到超过57位来自娱乐界的知名人士与4家娱乐公司的公开支持。活动第16天,21Savage获得保释,赢得自由。

BLM活动照

对于许多国际公益组织而言,传媒的使用已经渗透到了他们的日常运营之中。

对于英国的国际少数群体组织(MRG)而言,其宣传工作覆盖了绝大多数主流媒体平台,广泛地传播了他们所倡导的观念。

MGR的传播渠道多元且受众广泛。在油管平台上,MRG播放量最大的纪录片达到了6.9万次播放。他们在推特上有10000多名粉丝,在Facebook上有63,458名粉丝。通过覆盖更多的媒体平台,MRG使不同年龄段、不同教育水平的人都有机会关注到少数群体的不平等问题。

社交媒体活跃程度是其保证传播力的方式之一。MRG的Instagram账号在2021年7月几乎保持每天更新。这样能保证内容的新鲜感,吸引更多关注。

MRG Twitter主页

MRG在宣传方面十分专业。他们在每个Instagram推文上都会设置10-20个标签(#),所以当用户搜索有关标签时(如#Minorities / #Covid19 /#HumanRights)便有更大的机率注意到MRG组织及其公益项目。

同时,MRG的官网上显示有五名主管世界不同地区话题的媒体官员。这是保证MRG得以保证推送广度,数量及质量的关键所在。

MRG媒体官员的Linkedin名片

以上这些国际上这些公益与传媒相结合的成功案例,对于喀什公益组织来说,预示着传媒应用上的许多未来可能性。

“社会在发展,我们要跟潮流。”社工站董站长表示,随着2021年“宣传部”的建设,社工站在未来的工作中将加强对传媒的应用。而这些应用,可能可以将帮助少数民族弱势群体的影响力带到下一个高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